◆ 速水明斗

◆ 耽美同人

◆ 感謝艦長授權讓我寫HOMO


 



「你是為了什麼而活,日向。」
速水看著閃爍的電視銀幕,自言自語般地低喃盤踞在心口許久的問句。
那句不經意的話,成了他們生活中的爆彈。

「為了收拾這一切吧。」
明斗抬起頭,看向比自己高上一點、正好可以把自己摟在懷中的速水,目光再次膠著在最近很熱門的神力女超人上,「拖得太久了,風鈴草最近也頻頻打電話來關切。」
「什麼?」速水皺起眉反問,只要牽扯到他的寶貝表妹,日向明斗總是腦子裡哪塊不正常。
對,就像精密儀器的螺絲突然鬆掉了。
「我剛剛說了什麼嗎?」
「你剛剛說風鈴草打電話來。」
「是嗎?」明斗瞇起眼,不再搭理速水,「我忘記了。」

有什麼事即將要發生了。
速水聽見了這個預告,但他什麼都沒辦法阻止。
他焦躁地簽下一份又一份的文件、跟下屬跑了一個又一個的現場。他該專心處理他手上的案件,每個被害人和律師都在等著他的檢調報告,但心底總是卡了一根螺絲。

『拖得太久了,風鈴草最近也頻頻打電話來關切。』

只要牽扯上妹妹就腦子不正常的日向明斗,這句話彷彿預告,他即將要做什麼,而他什麼都不知道。
他在下午吃飯時間滑開銀幕鎖,打開LINE,找到日向明斗的格子後開啟聊天窗,順手丟了日向的妹妹送給他的可愛貼圖,兔子可愛地從對話框蹦出來,詢問對方有沒有準時吃飯。
日向明斗沒有回答。
這也很正常,速水想。日向繼承日向本家的企業,幾乎是從零開始摸索企業的營運方式,至今已經三年過去,日向仍在思考該在什麼時機擺平那些只有錢的老頑固。
他蓋上手機,將飯糰塞入嘴裡後繼續投身工作。
回家在問問看日向吧,得先處理掉眼前的工作才能仔細思考日向的事。
他依約定時間快步走到停車場,看見他的下屬墊高腳、遠遠地朝他招手。
「長官──!這裡這裡!」下屬放聲大喊,「快點,開庭的時間快到了!」
他沒有回答,顧不得還在胃裡翻騰的飯糰,他跑向下屬的車,乘上車後直奔法庭。

他和日向明斗第一次的見面,也是在法庭上。

那年,仍未成年的日向從證人席上站起,回答法官詢問的問題。
你知道你的父母跟誰有過爭執嗎?
他回答,知道,但有更多我不知道的部分。
你知道你的父母和誰有過金錢借貸關係嗎?
他回答,不知道。家裡的人以他未成年為由,沒有讓他介入過公司和個人的財務。
你知道你的父母和誰有過感情糾紛嗎?
他沉默了,歪過頭思考許久後,他對法官說,我不知道,但是人活著總是會傷害他人,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。

速水坐在證人席,背挺得筆直,直直地望向正在破口大罵的被害人,腦海裡不自覺地勾勒出多年以前的日向。
不安逐漸勃發,有什麼沉甸甸地東西從心臟上墜下。

那天,他罕見地沒有留到裁判完畢之後對法官道聲辛苦、對被害人說:正義終有伸張的一天。
他順從自己心底的不安回到家,罕見地做起了晚餐,等待日向明斗的歸來。
但即使時針指向十二、即使風鈴草焦急地打電話給他,問他:明斗哥有沒有在你這邊?
他都等不到那抹嘲諷地微笑歸來。

日向明斗失蹤了,不只沒有歸家(不論是他家、還是風鈴草家),也沒有去公司。
他彷彿人間蒸發般消失了。
即使他在72小時候將日向明斗登記到失蹤人口上,派出警力搜尋日向明斗,依然沒有日向明斗的下落。
日向風鈴草咬著唇,努力不讓淚水滑落、卻紅著眼眶、絞著裙角低聲喊著明斗哥,千萬不要出事。
他說不出任何一句話,甚至無法安慰風鈴草。
他將自己栽入工作之中,讓自己的頭腦冷靜下來、心跳安定下來,著急也沒有用,必須先找到日向的行蹤。
翻開日向明斗的日記,筆記本上滿滿地他與風鈴草的日常生活,以及部份的公司事務。沒有線索。
速水將日記歸位,扣上日向明斗房間的門板,一無所獲的失落感讓他仰躺在沙發上。

日向明斗到底在哪裡。
他伸出手圈出日向明斗被他抱在懷中時該有的弧度,卻因為沒有重量而失落地放下手,他躺在沙發上、閉起眼。
你在哪裡,日向。

隔日,速水一邊吃飯、一邊看起了報紙。
他用LINE回報風鈴草的詢問,眼在報紙上尋找任何蛛絲馬跡。
突然,他看見日向公司傳出了公司董事連夜逃走的報導。
沒有任何原因,突然地,數名董事未回收金錢,將股票全數放棄而自動歸為現任總幹事的名下,而數名董事目前正被檢察官起訴調查。
怎麼回事?

他懷抱疑惑地打電話詢問目前正在偵辦的檢察官,但即使是同窗好友,對方依然堅守保密義務地回絕他的詢問,掛斷電話。
速水焦躁地簽下一紙又一紙的公文、回絕屬下一個又一個的探勘現場要求,他在六時整時準時下班,回到他的公寓。
當他轉開鑰匙時,他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客廳傳出了Discovery正在講解生態浩劫的節目主持人聲音。消失一個多月的日向明斗正咬著巧克力,換上便服坐在沙發上。
「好久不見。」日向明斗用眼尾瞄向他,又再度往嘴裡丟了一顆巧克力,專心地看著節目。
「你這個月去哪裡了?!」他丟下公事包,走到日向明斗的身側、壓住他的肩膀。
「你鬍渣沒刮。」
「這不重要!」
「快去洗澡,準備吃飯,我餓了。」日向推了下速水的手,卻被越來越用力地掐住肩膀,「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回來吃蛋糕啊。」
「……哪來的蛋糕?」
「我買的。也送給風鈴草一塊,但他說要我回來跟你一起吃。」日向明斗聳了下肩,「這是我第一次想吃生日蛋糕,不陪我嗎?」
日向明斗對他揚起了笑,卻是一抹如釋重負卻淡然地笑,「所以,快去洗澡,速水。」


  1. 二創妄想
  2. / 留言:0
  3. [ edit ]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自我介紹

Author:裏ボス
自用筆記型BLOG。
人生反省、日記相關。
網路原創企劃不一定實裝的片段與場外。

秘密基地

« 2017 11 »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