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 企劃相關

◆ 劇情大綱、碎念


 



◆ 櫻井和臣

原案的櫻井,背景出自於蝴蝶夫人。(Puccini 的歌劇)
但我一開始並沒有打算讓櫻井成為貴族,於是變成了漁村的妓女與美國軍官的愛情故事。
但最後妓女並沒有怨恨軍官,反而好好養大了櫻井。
但新一版又覺得背景好麻煩(……),而且母親是妓女這個設定並沒有特別意義,在性這方面他本來就不是很CARE,於是全部打掉,讓他成為貧民街的孤兒。

他是聰明的扒手,偷了當時陸軍軍官火野的皮包和證件。
火野認為櫻井是個聰明優秀的孩子,在貧民街太浪費了,不顧下屬的勸阻,詢問櫻井願不願意成為自己的部下(狗)。
櫻井認為這是脫離貧民街的好方法,於是跟火野走。火野給了他「櫻井和臣」這個身分,讓他進入陸軍。

不負火野的希望,櫻井成為優秀的軍人、也是優秀的探子,讓火野在仕途上非常順利。
但也因為櫻井的優秀,敵對派系將矛頭指向櫻井。火野擔心櫻井被敵對派系誣陷被軍法審判,和熟識的十紋天城知景交易,讓櫻井成為十紋。
十紋雖屬陸軍,但是直屬於天皇的部隊,陸軍派系無法對十紋軍人的一舉一動做出審判。成為十紋的便利性讓櫻井更方便為火野取得情報。

這時,火野成為了少校,他想要更往上、與少將的女兒結婚。
但少將對火野開出條件──若是想要成為我的女婿,未來平步青雲,就得得到敵對派系的把柄。
火野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敵對派系更多的弱點,這時,他聽見來自櫻井的閒談,去尋找了與怪異為伍的男孩。
他答應讓男孩過更好的生活,也不會讓十紋襲擊他,但男孩必須要照他的話做。
利用男孩的無知,火野讓怪異攻擊敵對派系、與自己派系上的寄生者,大肆掃蕩阻擋在前面的道路。若是怪異被發現,就讓櫻井派出部隊除去怪異,讓兇手從這個世界上『合理』地消失。
但櫻井認為利用怪異這件事太過危險而反對,但火野說只要再多掃蕩一些人,他就能升官了。

這時,男孩發現自己的家人都沒有回來,是被十紋殺了。火野對他說謊了。
男孩對火野說他要離開並且告發他。
火野一怒之下殺了男孩,並把男孩分屍、綁上石頭沉到河底。
男孩的血腥味喚醒了養育男孩的鵺,鵺發狂了,誓言要血洗帝都找出兇手。
櫻井看見同僚一個一個死去,而天城部隊即將前往鎮壓。他利用怪異的管道告知鵺,火野才是真正的兇手,他的官邸將會在無月的夜晚打開結界。
鵺在那晚將火野咬死,但鵺仍在憤怒,持續大鬧帝都。
十紋和六生在帝都西南方的裏鬼門設下陷阱殺害鵺,但鵺的暴力超出所有人想像,讓十紋傷亡慘重。
天城部隊和六生久世師徒緊急前往戰場,十紋已經幾乎死光了,鵺即將要脫離戰場吃掉更多人類來修補傷口。
六生不讓鵺逃跑,想盡辦法封鎖鵺,而光貴則決定將被打亂的地脈切斷,利用地脈暴走來殺害鵺,而正處於地脈中心的十紋將會全部陪葬。
這時,早季穿過無人的封鎖線進入戰區,看見自己奄奄一息的父親正在地脈中心,即將要成為地脈暴走的犧牲品,不顧戰亂衝入戰場,將父親推出戰場之外。地脈的暴走將鵺重創之後、吞噬早季並安定下來。

最後的最後,
光貴前往地脈的神社,對成為人柱的早季詢問有什麼願望,並讓早季成為生靈和父親在一起,並說出總有一天、早季會消磨殆盡。
櫻井參加連屍體都沒有的同僚們的葬禮,在慰靈碑前放下花與帽子,說了聲:對不起。


◆ 久世光貴

土御門是陰陽道的名門,有無數分家。其中一支分家被本家委以咒殺的任務,世世代代流傳、成為此分家的本業。
光貴出於咒殺名門的土御門,是被父母親以詛咒改造而成的孩子,作為兵器而出生的男孩。
只有鍛鍊和學習的童年中,只有女僕雪代溫暖地關心他。他一邊執行他的殺人作業、一邊快樂地長大。
有一天,雪代失蹤了。
家人告訴他「雪代離開家」,光貴不相信、私下尋找雪代的蹤跡、找遍了家。
直到他看見密閉的倉庫中,雪代早已成為咒返的祭品死亡,因屍體染滿怨恨、被詛咒製造成怪異式神。
光貴無法接受這個現實,想要將雪代奪回來時踩入陷阱,被父母責罵了一頓。
父母認為光貴也該知道這件事而不以為意,讓光貴如同往常的繼續活動。可是當光貴看見父親使役雪代,他第一次產生了「憤怒」和「疼痛」,下定決心要把雪代奪回,絕不可失敗。
等到他佈下無數陷阱後,他重創父母奪回雪代,逃離土御門,但同時也被門人大肆攻擊而重傷。
他逃出外面時早已奄奄一息,躲在祠堂下面的時候想著或許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吧。被久世森夏撿到,詢問想不想活下去。
他想和雪代一起走。森夏將他帶離土御門的領土。





◇ 碎念

先寫一下想好的大綱,未來可能會再改。
時間順序是櫻井→嶺二→光貴與夏樹→早季結局

櫻井的故事事實上比嶺二還要早想好,嶺二根本是邊寫邊想(……)
他的故事靈感源於攻殼機動隊(當時我在看攻殼看得很入迷),我超喜歡二季的OP
「I'm solider,而那也就是說,我是被告也是法官,我同時站在火線的兩端。
繞過危險的轉角,追過生與死,我奔向前挑戰謊言的影子。」
「留著你的眼淚,給那一天,當我們的痛苦都拋在腦後。
站起來,跟上我,我們是士兵,不是站著就是死。
留著你的眼淚,站好你的位置,把他們留給審判之日。
快速而且自由,跟上我,犧牲的時候到了,我們只能奮起或是倒地。」

而這首歌的歌名是Rise(奮起)而不是Left(倒地),
所以櫻井的故事是效忠於火野、卻為了活下來與軍人的責任而背叛火野。
主題是忠誠與背叛。


光貴最初的想法是:無同理心。
不管殺了多少人、死了多少人,一切都無所謂,因為他缺乏同理心。真正的疼痛只有傷在自己的身上才有意義。
但即使因為失去雪代而疼痛,他依然無法產生同理心,頂多只能產生抑制,他依然缺乏身為人的良知、缺乏社會道德觀念。
這也是Antisocial(反社會人格)的初始吧。

做為人,光貴是完完全全的OUT。
但如果只有他,故事是寫不起來的 (要不然就是黑的不行),所以他的故事是從遇到森夏(老師)學習社會法律、遇到夏樹知道傷害重要的人的絕望作為開始。

他和夏樹的主題是復仇。

看了一下我的故事的主題,我真的……中二病很嚴重啊orz
  1. 大綱
  2. / 留言:0
  3. [ edit ]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自我介紹

Author:裏ボス
自用筆記型BLOG。
人生反省、日記相關。
網路原創企劃不一定實裝的片段與場外。

秘密基地

« 2017 11 »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