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 森道曉的故事輪廓

◆ 充滿捏他,介意者請別點進去

◆ 補完之日遙遙無期

◆ 依靠喜久子中的野野双樹部分故事


 


森道曉,東京音樂學校的一年級生,奈良華族森道一家的次子。
雖然說是華族,但其實十分貧困,欠債龐大。
本家仍依賴借貸過上富裕華奢的生活、而他一個人獨居在帝都卻天天家教賺取學費和生活費。
就是……貧窮少爺。

森道認為音樂是他的人生,卻致命性的缺乏節奏感。雖然過去能靠勤練和習慣彌補,但一到天才雲集的東京藝術大學立刻認知到自己的無力。
遇見同一位老師門下的野野双樹。雖然野野双樹並非天才,卻展現他無法企及的高度,森道認為那是「普通人的高度」,於是以双樹作為目標前進。
但不論有多麼努力,卻無法追上「普通人的高度」,進入不到藝術大學一年的時間,森道絕望了。

一邊思考自己的未來、卻又一邊想著自己也只有音樂這條路可以走,畢竟自己從過去到現在的人生都是音樂。
對自身才能匱乏而絕望的森道在一次意外中召喚了「惡魔」,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向惡魔換取才能。

得到惡魔的才能的森道成為罕見的音樂天才,為了達成夢想、補足因為才能不足而落下的進度,他更加拚死的磨練琴藝,在大學三年級時獲得德國柏林藝術大學的邀請離開日本。

離開日本後,他在柏林音樂院學習、並以音樂院為中心進行大量演出,參加各式國際大賽並獲得殊榮。
但心中始終認為這只是借貸,終有一天必須歸還,但在期限之前非得演奏出「只屬於森道曉」的音樂。

進入音樂院兩年後,音樂院邀請逃離祖國的俄國音樂家埃里高維契來到音樂院。
埃里高維契是著名的作曲家,卻從不將獨奏作品讓人演出,認為那些成功的演奏家無法與他的「想法」共鳴。
森道無意間結識埃里高維契,後認出埃里高維契並請求演出他所創作的曲目卻被拒絕,森道困惑地詢問,誠懇的態度和同為外國人的身分讓埃里高維契說出答案。

埃里高維契厭惡「只為了名利和自身的技巧」而陶醉的音樂家。
埃里高維契認為森道並不是這類型的音樂家,他對森道提出疑問,是否沒有除了音樂以外的重要之物。
森道正要肯定時卻無法說出口。
埃里高維契說出他被祖國迫害的過去,對森道說,他想要回家。回到寧靜的祖國是他願望。

森道不斷動搖,詢問惡魔失去靈魂的他會失去什麼,開始思考是否真的能為了音樂而捨棄靈魂和生命。
正當森道動搖的時候,埃里高維契將曲子交給他。
「執著於音樂的鋼鐵之心並不完美,真正完美的音樂,是在技巧之上、寄託在音樂中的願望和情感。」
「我想要回家,曉‧森道,你想要回家嗎?」

森道作為第一個演出埃里高維契的獨奏曲的演奏家,獲得喝采,但他越發動搖。
這時他看見布告欄張貼來自日本的樂團邀請,希望能邀請音樂院的學生進行甄選,森道看到名單上有双樹的名字而動搖。

野野双樹是他的初衷,曾幾何時他忘了這個初衷。
於是他回到日本進行樂團甄選順利選上,與野野双樹彈奏雙鋼琴協奏曲。

演奏完畢後他再次回到德國,對埃里高維契說出他的答案。
在柏林音樂廳進行演出之後,森道對惡魔提出契約的更改──他後悔了,他想要和那些人一起活下去。
惡魔看見並非是貪生怕死、而是理解自己的生命珍貴之處的答案,同意更改契約,斬斷森道的右手做為落幕。

回到日本休養的森道參加了双樹的婚禮,並回到奈良繼承家業。
縱使有良好的商業頭腦跟開闊的視野,三代家族累積的債務和不斷惡化的事業仍然無法挽回。
這時,想拓展貴族圈、對森道的商業手段感興趣的雨野買下森道和其家族的人脈,清償所有的債務,讓森道曉成為自己的心腹。




◆ 德國時期的朋友

茱麗葉‧穆勒:
克勞德‧穆勒的雙生姊姊,擅長演奏大提琴。
從小展現優秀的天賦,被周遭的人稱作天才。
幼時想要反抗父母出去玩,卻被父母規勸:你的手指是神的禮物,不能辜負,必須要讓這份天賦綻放,因此你的努力是必須的。
所以把一切的慾望都是放在大提琴上,認為自己除了大提琴外一無所有。後來發覺自己的練習並不純粹是為了熱愛音樂,而是為了博取大家的稱讚,對此感到羞恥。
羨慕無憂無慮的弟弟克勞德。

克勞德‧穆勒:
茱麗葉‧穆勒的雙生弟弟,擅長演奏小提琴。
因為姊姊太過優秀而自卑,但又喜歡姊姊,於是將重心從小提琴挪開,隨心所欲、得過且過地生活。
性格開朗達觀,認為自己的姊姊「病了」,森道也「病了」,但卻無法不關心森道,時常帶森道出去玩並開導森道。




◆ 鋼琴少女的故事

執著的華族少女與森道的故事。
少女是為了嫁人而學習鋼琴,卻展現足以成為音樂家的天賦。

森道為了這份天賦而盡心盡力的教導少女,少女喜歡上為了音樂燃燒自我的森道,努力練習鋼琴。
父親卻說:女孩子不需要擁有這麼厲害的技巧,能夠展現給夫家一個好印象就夠了。
但少女仍然為了森道而努力練習。

直到少女的婚約被敲定,少女決定向森道告白,他喜歡森道對音樂的熱忱、以及對他的溫柔,卻被森道拒絕了。
父親知曉少女告白的事實,害怕女兒被落魄華族拐走,羞辱森道、揚言絕不可能將女兒交給落魄華族之後將森道趕出去。

數年後,森道在外國闖蕩出一份事業,同時內心感到動搖,他看見雙樹的演奏會而回國甄選雙鋼琴。
少女知道森道回國的消息,決定去見森道,對森道說:他還是喜歡森道。
他收集了森道所有的膠片錄音、手指也不斷模仿森道的音樂,請森道再度指導他、回到他的身邊。
但森道拒絕了。

森道與雙樹一起巡迴演出之後,森道遭遇不測,右手被砍斷而放棄音樂、回國療養。
少女前去探望森道,看見森道已經消失的右手,他請求森道回到他的身邊指導他,他願意成為森道的手,他會演出森道的音樂。
但森道對少女說,他已經放棄音樂了,那已經無所謂了。
少女心底戀愛的火苗被森道掐息了。
曾經瘋狂追求音樂的森道,隨著右手被斬斷而死去、哪裡都不在了。
少女因為森道的放棄而失戀了,於是甘願做為人婦、不再與森道見面。


  1. 大綱
  2. / 留言:0
  3. [ edit ]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自我介紹

Author:裏ボス
自用筆記型BLOG。
人生反省、日記相關。
網路原創企劃不一定實裝的片段與場外。

秘密基地

« 2017 11 »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