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當一個普通人,卻覺得當一個普通人很難。

我喜歡鋼琴,所以我投身在鋼琴的這條路上。
但在這條路上,我卻不是一個普通人,而是一個有著優勢的半殘。

我的手指有柔軟的音色、腦袋有貼合音樂的幻想,卻沒有能夠成為基底的節奏感。我的鋼琴老師為此感到可惜,跟我說,加油,克服節奏問題,這首曲子你可以彈得很好。
我相信這句話,義無反顧地栽進這個美夢三年,卻在大考知道了即使在一個小地方當個有優勢的半殘,跟一群優秀的人並列,那份殘缺立刻暴露。吊車尾上了不錯的學校,去了外地、遇到新的老師,他跟我說:即使你有優勢,也是一個半殘。

什麼叫做半殘,叫做不及格,叫做會被淘汰的人。

因為是半殘,所以我逃避又叛逆了一年。第二年,我心甘情願地接受我只是個半殘,下定決心用比別人更多的努力,去彌補天賦的不足。
別人是主修和副修,我是一個主修、兩個副修,多修一個叫做音樂基礎,由一個很溫柔的代課老師執教鞭。
我努力、努力,天賦的洞仍然補不上,就像個丟沙子想把懸崖填滿的傻子,愚公移山在現實並不可能會實現。
但堆起的小小沙堆,也是能在上面插些什麼花,讓評審看見我的努力。

主修老師待我很好、主任用著死馬當活馬醫的精神死命的鞭策我,最後又是靠著不是音樂天賦的學科吊車尾,勉強勾上了個好學校,是挺好的學校,在學歷掛帥的台灣中,說出來人人知道。

但,半殘終究是半殘。

國中考高中是一次篩選、高中考大學又是一次篩選,周遭的人越來越厲害,事倍功半的半殘努力再努力,即使一天窩在琴房八小時,也趕不上周遭同學的一小時。

練到下顎關節壞了、腕關節生刺了,終究只拿一個F。

你有好的音色、好的音樂性,但節奏真的很糟,你真的有練習嗎?

無數次,管樂主任對我這麼說了、評審對我這麼說了,只有主修老師對我說,你要加油,因為你的節奏不好。

大學有很多國外優秀的交換學生來,來自慕尼黑音樂院的德國人、茱麗亞音樂院的美國人,來自匈牙利的雙簧管手、俄國的鋼琴家、西班牙的小提琴家,我至今仍記得好多,他們優秀得可怕,在我眼中的天才不過是個普通人。

而連普通人都算不上,連天賦都有缺陷的,叫做半殘。

聽到同齡的慕尼黑音樂院的豎笛學生吹奏出來的曲子,那天我哭得不能自己,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頂點,我終究只是站在懸崖下,站在努力堆起的沙堆上,抬頭看著懸崖上的普通人。
當普通人真的好難,所以我放棄了,畢業後放棄鑽研這條路的選擇。二十幾年的夢該醒了,半殘終究無法成為普通人。

離開了那個世界,我始終覺得我是個半殘。

人格上不夠完美,是半殘。
創作上不夠完美,是半殘。
做事不夠好,是半殘。
腦袋不夠靈光,是半殘。

但我仍努力矯正自己,希望大家告訴我哪裡不夠好,往普通人的方向前進一點。
那座懸崖很高,我能往上爬幾分?我不知道,但得努力爬。

直到朋友昨天跟我說,世界沒有這麼嚴苛。普通人就是有點缺陷、有點不完美,能接受你的不完美的人,那就成為朋友;不能接受你的殘缺的人,那就好聚好散。

六年前我認為是個半殘而放棄音樂,哭了兩年,連眼淚都流乾了,最後認為自己只要努力,多少能夠成為世人眼中的努力的半殘。
六年後聽到這番話,我在公園邊走邊哭。

謝謝朋友,我可以從現在認為我是個尚待努力的普通人,而不是一個半殘嗎?



  1. 閒談
  2. / 留言:0
  3. [ edit ]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自我介紹

Author:裏ボス
自用筆記型BLOG。
人生反省、日記相關。
網路原創企劃不一定實裝的片段與場外。

秘密基地

« 2017 11 »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